????在黑暗深渊,没事的乔诺这个时候已经去招惹那些守卫了,虽然说关于上界的事情,梦姬告诉他不少相关的事情,但是知道的还是太少,而这些守卫就是很好的功略对象。

????按照白祭说的,这些人原本都是上界的人,因为做错了某些事情,被放逐到这个世界,这些人对上界的人肯定是没有什么感情的,那么他想要打听点什么应该可以的。

????不过他记得白祭说这些人是不能碰的,乔诺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能不能碰这些人,所以他暂时不打算肢体接触这些人,想要控制一个人多的是办法。

????乔诺弄了绳索然后绑了一个护卫回来,只是这护卫全身都被抱在盔甲里面,不知道长什么样的,这盔甲很是奇特,乔诺发现自己放出去的精神力只要碰到这盔甲就会被盔甲给吞噬掉。

????乔诺特意拿了一些利器过来,借着他强大的力量把那盔甲给破开,只是盔甲破开的那一瞬间,乔诺看到盔甲里面的根本就不是人,而是一具骷髅,然后骷髅里面有一团淡蓝色的灵魂能量被包裹在里面。

????那应该是一个灵魂,而且这盔甲还会慢慢的恢复,想到这盔甲可以吞噬灵魂之力,乔诺这里会明白了,难怪是放逐者,被惩罚到这个世界,好残忍的手段,这些守护根本早就没了性命,然而他们的灵魂却得不到解脱,灵魂被困在盔甲里面,做一个活死人。

????至于白祭之所以不去触碰这些盔甲,那是因为这些盔甲会吸收人的灵魂力量,碰触了会变成放逐者,也是这个原因吧,因为肢体碰触到这盔甲的话,灵魂就会被吸光干净,好可怕的盔甲。

????要是上界的人都是这样的,只怕兽人根本就不够他们吞噬的,当然更加可怕的是上界掌握这些盔甲的人,这玩意一定要找个破解的办法,否则的话,他们遇上这个就算可以逃,可普通的兽人呢?

????也不知道尹竹他们现在怎么样了,他之前是听了一点,尹竹他们要去吸收兽丹,也不知道尹竹他们几个的实力跟他比起来怎么样,再者就是梦姬,他其实挺担心梦姬的,可惜梦姬没有实力之后,还是要走。

????乔诺知道失去实力的梦姬应该是活不久了,也不知道她跟白祭之前有什么样的情感恩怨,梦姬应该是去找自己的安息之地吧。

????甚至乔诺有种感觉,白祭是绝对不知道梦姬的做法,知道的话绝对会找他算账的,白祭就算知道梦姬自己选择的,可还是会迁怒他。

????其实换做他是梦姬的话,大概他也会做那样的选择,爱恨纠缠才是最痛苦的,爱不得恨不了,最后只能选择自我的放逐。

????白祭是个什么样的人,乔诺真的不知道怎么评价,那样一个疯狂的人,他大概也理解不了,不过要不是因为有白祭,这个世界的真相都没有人知道的。

????可白祭这样做并不是真的为了兽人大陆,他只是要报复而已,就尹竹他们还以为白祭是好人呢。

????算了还是想想怎么把里面那个灵魂给弄出来,还是强行行动?强行把盔甲破开,在还没盒回去之前把那精神力给捞出来,当然这过程他肯定要被吸收不少精神力的,但要伤到他的根本应该不至于,毕竟他的实力太强大,精神力如今也超级的强。

????“小金,你说我可以试不?”乔诺询问。

????小金嘿嘿的笑了两声,“去呗,你要是死了,这身体我就接受了,刚好替你照顾尹竹。”

????乔诺听到这话忍不住苦笑,这种事情他问小金做什么,小金的脑子里面只有尹竹的。

????小金这个时候嘲讽的说着,“乔诺我就不明白,你们怎么就那么多责任,那么多七七八八的是,或来说去你们都不够爱尹竹,只有我最纯粹。”小金说完十分的得意。

????乔诺听到这话再次苦笑,其实小金说的没错,要说对尹竹的爱,确实是小金最纯粹的,当然雷赫也是一样的,他们其他三个或多或少掺杂了其他的东西在里面,只是他们这会都认定了尹竹,不会改变不会背叛就是了。

????“我也想像小金你那么纯粹的,可我身上背负的责任义务让我无法像你那样的,不过不管什么样的责任和义务,都不能违背我想要守护尹竹的心。”乔诺解释了句。

????小金冷哼,这话还算是句人话。

????乔诺觉得自己找小金商量这些事就是给自己找死,小金这个时候慢悠悠的开口说:“你就试试呗,这个要是不小心死了,再抓一个就是了,何必那么烦恼。”

????其实能帮尹竹的事,小金表示自己还是很愿意做的。

????乔诺点了点头,然后打算暴力拆解这个放逐者。

????只是乔诺把那盔甲打出一个大缝隙,准备把那个灵魂给抓出来的时候,乔诺竟然接收到对方传递出来的消息,“不要,不要,会死的,会死的。”

????要知道就是之前,不管乔诺跟这人说什么都没有任何反应的,这会里面的灵魂竟然反应了。

????“说,怎么回事?”乔诺追问着,大有对方要是不讲清楚的话,他就把对方的灵魂给抓住来。

????对方这个时候颤颤巍巍的传递出一个信息,“放逐者就是被上界放弃的罪人,我们来到这边之后必须以放逐者的身体里面活千年才可以解脱,白祭就是一个放逐者。”

????白祭竟然是放逐者?乔诺听到这话一愣,也就是说白祭并不是意外来到这个世界的,而是之前是放逐者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从放逐者李曼逃了出来,还成了魇界的祭司。

????“说,为什么不能把你的灵魂给抓出来,你宁愿乖乖的挨罚,也不愿意我帮你解脱?”乔诺好奇的问。

????“解脱不了的,我们灵魂就被封在这里面的一个小木牌上,而只要我的灵魂已离开木炮,这盔甲就会爆炸,我根本就没法在这盔甲爆炸下存活的,你不要害我,我不想魂飞魄散的。”里面的灵魂颤抖着说。

????“说说,你叫什么,为什么会被放逐,你对上面的事情知道多少,你要是不说的话……”乔诺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团灵魂,意思很明显的。

????那灵魂颤抖了一下,然后就把什么都交代清楚了,他说他叫太岑,在上界就是一个普通的人,因为得罪了上界第三圣子的手下,就被送到这里来了,他也愤怒过,可太岑知道他如何妥协之外没有任何办法,他现在只希望这个惩罚快点过去,然后他可以回到上界投胎,然后从从头再来。

????是的,绝对不能再这个世界投胎的,必须回到上界去,要不然他就会变成被人当做粮食的兽人。

????“那白祭呢,你对白祭知道多少?”乔诺慢慢的逼问。

????“白祭,我不是很清楚,不过我知道他曾经是一个大人物的儿子,后面他父亲他们都死了,然后他就莫名其妙的不见了,我再见他的时候,他已经在这边成为一个放逐者。”太岑回忆着。

????乔诺则在想,父母死亡,忽然消失,然后就得到大机缘,这不是尹竹没事最喜欢说的故事吗?主角里面经常是各种的炸天炸地,反正超级厉害的那种,明明没任何背景,就是走的顺顺当当的。

????白祭不会是那样的人吧,要是真的如同尹竹说的那样,他们只怕是要输的。

????“那你知道白祭怎么从放逐者解脱吗?”乔诺十分好气的问。

????“吞噬同类,然后强化自身,对了我记得他当初拿了一种绿色的液体往那盔甲上一丢,盔甲就收缩成一天,那玩意好像是绿冰草吧,这玩意很便宜的,你们可以试试。”太岑想了一会说着。

????他也不愿意说出那么多秘密的,只是现在的他没办法,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加上他对上界的人也没什么好想法,他也想看那些高高在上的圣子吃瘪的,要不是因为这个,这里的放逐者怎么会听白祭的,一个是白祭本来就是上界的人,加上白祭答应会把所有害过他们这些放着这的人都得到应有的惩罚。

????“绿冰草?”这玩意魇界还真有,不算什么很稀有的东西,只是比较分散,只要有用收集还是能找到的。

????“吞噬同类,然后强化自身,对了我记得他当初拿了一种绿色的液体往那盔甲上一丢,盔甲就收缩成一天,那玩意好像是绿冰草吧,这玩意很便宜的,你们可以试试。”太岑想了一会说着。

????他也不愿意说出那么多秘密的,只是现在的他没办法,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加上他对上界的人也没什么好想法,他也想看那些高高在上的圣子吃瘪的,要不是因为这个,这里的放逐者怎么会听白祭的,一个是白祭本来就是上界的人,加上白祭答应会把所有害过他们这些放着这的人都得到应有的惩罚。

????“绿冰草?”这玩意魇界还真有,不算什么很稀有的东西,只是比较分散,只要有用收集还是能找到的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起凡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fxiaoshuo.com/book/85818/56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