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老子还不信这个邪了,大伯你的大金牙别拔了,留着做个纪念,今天这事我来解决。”冷雷桐摆出了搏击的态势。

????那汉子走了出来“今天这事也算我一份,七中体育老师霍罡。”

????他们这么一扰攘,所有在红线内的队伍全部停止前进,张头儿见状,就派一个鬼卒前去察看,鬼卒很快就回禀。张头儿一听就头疼了,前面的队伍不动,后面的他们也就动不了。在这延迟多一秒,就有多一份的危险。这时候满山的野狗叫得更加激烈,已经去到了雷霆万钧之势,刚刚张头儿教大家拿鞋子互敲吓狗的方法已然没用,大家都停住脚步,用手拼命捂着耳朵。

????张头儿喊来两个鬼卒顶替自己的位置,在方柏林耳边大声说“我要去前面看看”说完指了指前方。

????这时候的方柏林也难受得耳膜欲裂、胸腔生疼,点点头比划了一个我也要去看看的手势。

????跟着张头儿拐进了山谷,这里的狗叫声没那么刺耳,方柏林放开了双手,大大地舒了一口气。

????张头儿向肥瘦两名阴兵了解事情的起因经过,就斥责了两鬼,谁知两鬼根本不卖他账目,瘦高个阴兵叫王彬阳,肥的阴兵叫郭凯旋。

????当下王彬阳听完张憾山的话,嘴一撇,懒洋洋地说“我俩呢,暂时并不归你张头儿管,你老要有什么话呢,找我们头儿说去…..”说完对张头儿不管不顾。张憾山好说歹说,让他们先把这些鬼挪开,先不要挡去路。郭凯旋阴阳怪气地说“要过‘恶狗岭’得先让老头把金牙交出来再说。

????张憾山好说歹说,那两鬼嫌他啰唆啰唆,干脆翘着手翻起白眼看着天,正眼都不瞧张头儿。

????张憾山气炸了,拔出‘定魂刀’上前就要和胖瘦俩拼命。方柏林一把拉着他小声说“万一你干倒了他俩,你还要不要在这干下去了?”

????一句话提醒了张憾山,他握着刀把的手有点抖了。是啊,自己废了多大的功夫,才从大府偷跑出来,混到了今天的一点小成就,万一动手了,这……自己是溜回大府呢还是继续在这呆下去,溜回大府肯定要被送去第十七层‘石磨地狱’。关键是干掉了眼前这俩儿,这边也没有自己容身之所,到时候无容身之所……要三思不能….冲动啊!想到这,恨恨地把‘定魂刀’插回刀鞘。

????那俩不知死活的,还在出言挑衅张憾山,瘦高个王彬阳‘嘿嘿’冷笑两声“我还以为我俩今天小命不保呢?结果是虚惊……一场”

????胖子郭凯旋拍了拍胸脯“王哥,赶紧的到前面去,喝杯酒暖暖身子,顺便压压惊,我真的好怕啊…..好怕啊!”两鬼说完相视一笑,故意夸张地拍了拍胸脯。

????“但是….王哥,我身上没钱,你有吗?”郭凯旋挤眉弄眼。

????“这不刚刚有人说送咱一颗金牙吗?”王彬阳阴阳怪气地说,说完看了看那老人家。

????老人家连忙站出来“我这就给这就给,大家别伤和气,别伤和气”。

????方柏林冷眼旁观看着俩鬼和张憾山,张憾山咬着牙,两眼似要喷出雷电,拳头捏得紧紧的,已经可见手腕上的青筋暴起。

????“我说王哥,收了这老头的东西,会不会被人捅上去,别到时候连饭碗都保不住了。”胖子郭凯旋眼珠子滴溜溜地看着张憾山。

????“自古以来,误人发财犹如杀人父母,哪个不怕死的干一个试试看。”王彬阳有意无意地举起了手中的‘定魂刀’,刀尖有意无意指向张憾山。

????方柏林一看,自己该出手了,就走过去和颜悦色地说“两位,后面还有一大堆人排着队等着过这岭,劳驾两位通融通融。”

????郭凯旋瞅了瞅方柏林一脸幸灾乐祸?“嫌慢啊,走出红线直奔过去啊。”而王彬阳则目不转睛地盯着方柏林

????方柏林笑了笑,心里早已暗下杀机。现在要争取时间,不能在这么耗下去了,杀了这俩鬼,自己跑回阳间去,就算让林楚怜发现了,大不了就在阳间了断没什么大不了的,她林楚怜杀的鬼不比我少吧,至于慈姑之前让他停止杀鬼的劝告,当下似乎也顾不上了。

????其实他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帮张憾山。他感觉张憾山算是一个光明磊落、有正义感的汉子,有机会他会劝张憾山离开这里,重投大府。

????当下拿定注意,他拿出了手机

????然而就在此时,只听得王彬阳脸色煞白,用颤抖的声音说“我认得你,你就是方柏林,就在大府‘五阴破日’那天,我在‘奈何桥’上见过你。”

????“我是方柏林,现在送你回大府,上路吧,说完点击了《杀鬼咒》,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,一犹豫叹了口气,关闭了《杀鬼咒》的页面,拿着手机对准王彬阳的额头一扫,只听得‘哔’的一声,王彬阳不见了,手机里多了个二维码。

????郭凯旋见势不妙,转身就遁,方柏林比他更快,左手捏了个三山指,郭凯旋一看不敢跑了,为什么呢?道家专以三山指驱鬼伏妖,只要祭出三山指,方圆三里的土地地只,尽皆听命而出协助捉拿妖邪鬼祟。方柏林也不跟他客气,扫了扫他的天灵盖,只听得‘哔’的一声,手机里又多了个二维码。

????方柏林看了看手机里的二维码,说“到了大府,自然会放你们出去的,好好在里面呆着吧。”本来想快刀斩乱麻用《杀鬼咒》解决两鬼,最后一刻想到了慈姑,心一软又下不了手。不知道慈姑现在怎样了?

????“你们跟我走,我带你们去报到吧。”张头儿指了指众鬼,众鬼一见喜出望外,连连道谢。

????没了那俩鬼挡路,队伍继续缓慢前进,此时整个‘恶狗岭‘恶犬倾巢而出,满山遍野看到的都是狗,听到的都是狗吠声,好些恶犬伏在红线两旁向着队伍龇牙裂嘴、狺狺狂吠,好些恶犬跟着队伍一起走,有些尝试作势欲跳进红线内,或伺机看看有没有跌出红线以外的。

????多了五六只阴灵加入队伍,情形发生了逆转变化,按说‘恶狗岭’上的群犬,攻击来玩灵异游戏的阳人,心里还是有所顾忌的,因为参加灵异游戏的阳人虽然两魂七魄被锁,毕竟‘胎光’还在,‘胎光’在意味着阳气还在,只是阳气多寡而已。但后期加入的像冷雷桐、七中体育老师霍罡等阴灵,他们可是纯阴之身。而恶犬们也早已是灵体,也就是说可以任意撕咬众阴身,那情况就不一样了。只是眼下,众犬还摸不准眼前这支人和阴灵组合的队伍,一时不敢唐突进攻而已。

????方柏林和张憾山都知道此中因由,但苦于暂无良策,只好走一步算一步,尽快通过‘恶狗岭’。

????狗王昂首手阔步,不停地东嗅西嗅,有时趴在地上用双爪在地上扒拉着什么,此时的狗吠声依然没了开始的地动山摇之势,而转为密集。

????张头儿悄声问方柏林“小的真的眼拙,没看出贵人不显山不露水,原来是高手啊,一出手就收了俩鬼。”

????方柏林看了他一眼问“张头儿过奖了,眼下这‘恶狗岭’还没过呢,我想用‘五雷咒’开路吓退群犬,不知道张头儿意下如何?”

????“‘五雷咒’刚猛凌厉,这些恶犬虽然凶猛终究还是畜类,如非必要,尽量手下留情。要知道它们生前大多为人所噬所杀所虐、一点怨气来到阴间,对人反噬也是情理之中,阳间为人也要尽善心发善念行善举……今日之怨昨日之孽啊。”张头儿显得眼神悲戚、语气悲凉。

????就在他俩聊天的时候,只见狗王走来走去,不时甩着身子,伸出长长的舌头。

????“狗王发狠了,这次不知道看上谁了。赶紧走!”张头儿催促队伍赶紧向前。

????“既然不想伤害它们,就找个威力弱一点的咒语,弄点声响吓唬吓唬它们也好。”方柏林嘴里说着,不停翻查手机里的咒语,好找出一个对付眼前的狗王。

????只见狗王越来越焦躁了,突然仰天长吠“哇呜…..汪”声音穿透力强、震撼人心、周边小树的树叶纷纷扰扰、飘落林中。只听得‘勒’的一声,狗王的毛像钉子一样竖起,狗头高高昂起,撒开四腿奔向方柏林这边的队伍,寒风中只见它呲开的犬牙像两排钢刀一样森然发光,长长的狗舌在奔跑中左右摇摆,后腿扬起的尘土瞬间令到众人眯了眼。

????“狗王看上谁了?”张头儿拔出定魂刀,跳出了红线奔向前方。只见狗王一个腾空飞跃,在方柏林队伍的前面落下,伸出前爪一扒拉,扯出一个四十多岁的男阴灵,然后像吃烧鸡一样,一口咬下那人的一只手和一只脚。

????众人听着那人凄厉的呼喊声,以及看到他浑身鲜血、在阴风中瑟瑟发抖的身子,不禁胆战心寒。方柏林悄悄问张头儿“老张,那狗王会把这人吃了吗?”


欢迎大家访问:起凡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fxiaoshuo.com/book/86778/19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