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有一事不明,为何不就近取药配制,反而要不远万里奔赴故地太原呢?”金老微觉疑惑,问道。

????“先生有所不知,那药名叫行傀散,乃是先秦时秘传的古方。”李建成见金老已将手中的酒喝尽,便将自己的那一壶也递了过去。金老嗜酒如命,倒也不甚推辞,接过来拔去壶塞便饮。只听李建成继续道“我那朋友身世有些奇异,乃是海外秘岛上的秦汉遗民。那药乃是他当年离岛之时随身所带。其配方早已不可考究,且照他来说,其中多种材料早已绝迹。世间仅存这些,再无其他,故而晚辈这才放下军务,万里奔赴太原。”

????“唔原来如此。但此地离太原仍相距甚远,旦夕之间,想要奔赴,却是不可。”金老听李建成这般说了,因而停下酒壶,问道“时间只怕太过仓促了吧?”

????“正是。建成虽马不停蹄,但只行到此地,那马匹已换了不知多少。”李建成叹了口气道“连日奔袭,莫说马匹,便是我自己这些日子也未觉身体不适。所以行至此地,索性歇上半日,待人马修养一阵,再行赶路,只是苦了那些前线的将士们了,若在故时遭逢此事,只消些许金钱,便可跨百米银龙,隔万里还家。千山万水,一夕而至,也不至这般延误军情。”

????“哈哈你小子又开始吹牛。”金老听李建成这般,不由得哈哈大笑道“刚才还在说什么铁鸟铜车,现在又扯出来银龙了。”不待李奉英开口又道“只怕待会儿玉皇大帝都要出来了,牛皮当心吹破啦。也罢,看你军情紧迫,又难得抽空陪我这老骨头喝酒聊天,我助你一把如何?”

????“如何助法?”李建成眉头微皱,心想金老虽然功夫了得,比剑打架或许厉害,但这千山万水,又如何能助?“除非先生能御剑飞剑,翻山跨水,否则只怕是助不了我了。”

????“哈哈,可别小瞧了我。”金老听李建成言语之中不太相信,忍不住哈哈一笑道“看好了!”说着将手中酒壶一抛而起,整个人呼的一下闪起。李建成只觉面前一股劲风挂过,缓过神时,金老却已止身坐下,右手一扬,稳稳将那酒壶接在手里。

????“你瞧这是什么?”金老饮了口酒,却又伸出左手。李建成往他摊开了的手掌中看去,原来是一枚圆润的鹅卵石。他当即明白过来,不过方才这一瞬之间,金老竟是过了中堂直到外院门前,在那铺路石子里捡了一颗回来。

????“好快的速度。”李建成心中赞叹,忍不住便夸赞出来“当日先生若真是拼尽全力,只怕建成早就是先生的剑下亡魂了。”话虽如此说了,但神色却仍是郁郁不堪。

????“怎得?难不成我这招帮不到你?”金老见李建成闷闷不乐,不由得好奇道“苦着一张脸,莫不是还有其他难处?”

????“倒也不是。”李建成见金老发问,倒也并不隐瞒,因说道“先生这路轻功当真厉害,但轻功吃人内力,此地又离太原千里万里,我便学会这门功夫,真要使将出来,只怕不消一日便要气竭而死。倒不如寻常轻功实用,但寻常轻功相较车马,却又逊色,唉,说到底终是不通。”

????“原以为你小子挺聪明,没想到一到关键时刻就成了木头。”金老听李建成这般说了,忍不住哈哈大笑道“谁和你说我这‘游龙踏雪’功吃人内力了?”

????“御气而身轻,如何不消耗内力?”李建成听到这话忍不住心中一动,心想莫不是这轻功和别家功夫不同?这般想着,因问道“还请老先生明示。”

????“凡夫俗子的轻功,废体伤身,可不要拿来和老夫这凌波御微的游龙踏雪步相提并论。”金老一脸不屑道“都说轻功重内力而轻脚法,我便偏要反其道而行。这一路步法,你若学会,千山万水,一朝奔赴。且不消耗些许内力,比起你那什么银龙铁鸟,只怕还要强上不少。”说着,便将那步法如何迈步,如何落脚,如何凝气于中,如何沉气于足。万般玄妙,只听得李建成喜不自胜,当下便即跟着学了起来。二人一个教,一个学,直学到东方破晓,这才知一夜已尽。

????“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妙法。”李建成练了一夜,已将那步法的玄妙学了个七七八八,再加上金老又点拨了他一些调息的技巧,此时虽是一夜未睡,但竟不觉半分困顿。“我学会了这步法,只怕要不了半月,便能取回药散,重回军营了。”

????“哈哈,不错,小子悟性挺高,老夫半生所创的妙法,竟给你一晚上就学的差不多了。”金老见李建成在屋中施展步法,眼中颇有嘉奖之色。“当真是青出于蓝,后生可畏啊。”

????“老先生恩德,建成铭记在心。”李建成收了腿法,站定了身子道“只是,老先生教我这般妙招,竟不怕我在传给他人吗?”

????“这有什么。”金老哈哈大笑道“你当我是那说书人口里那些迂腐刻板的奸诈小人吗?学人功夫,又不是夺人性命劫人家财。有什么怕不怕的。”顿了一顿又道“想来我也老啦,说不定哪天忽地双眼一闭,自此乘云驾鹤,一别红尘。想到毕生所创功夫千般万路,皆要一同随我的尸体埋入坟冢,倒真有点心痛。教人学了去,不至于绝迹,倒也不错。”

????“老先生这般豁达,定得长寿之体。”李建成听金老这般说,不由得也是心中微觉伤感。他二人相见不过两次,但若论交情,竟如是数十年的挚友一般。此时听到这种话,当真是伤情了。“军情紧迫。既学会了这妙法,建成这边便请辞了。他日登门道谢,定以美酒百坛相赠。”

????“行啦行啦,年纪不大,酸话倒不少。”金老哈哈大笑道“军情紧急,你便去吧。”

????“老先生保重,建成告辞了。”李建成躬身一拜,转身将那游龙踏雪使将出来,只见得一阵疾风骤起,片刻之间,整个人已不见了身影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起凡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fxiaoshuo.com/book/88361/254/